财新传媒
2016年08月20日 10:02

我们真的在假想“敌人”吗?

我们真的在假想“敌人”吗?

羽毛球女单决赛,印度女孩辛杜还是输给了马林,但是这块银牌也够印度人骄傲了。此前,南哥说,这可能是印度唯一有拿金牌机会的项目,虽然也特别难。

马林的吼叫的确惊悚,第一局辛杜反超上来后,马林似乎有点懵,都迷糊了。可是第二局第三局,马林的快、狠打出来了。结束后,我没想到辛杜去拥抱了一下趴在地上嚎哭的马林。因为有的运动员会非常生气,会质疑甚至控诉马林的吼叫干扰比赛。所以,我觉得辛杜还很有风度。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7月27日 06:25

外来的偷窥,内在的审视

外来的偷窥,内在的审视

周末,去了大学同学老姚开的乐乐吧lelebar,看了一场基耶斯罗夫斯基(Krzyztof Kieslowski)的电影《爱情短片》。

“这个片子上大学的时候老师放过。”于同学跟我说。“是吗?我记不得了。”

当我看到那台望远镜和那栋有着很多窗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6月27日 10:11

“同性恋”这个词应该作废了

美国最高法院已正式宣布:同性婚姻在美国合法化,全美50个州的同性伴侣都将平等享有法定婚姻权。美国成为全球第22个婚姻平权国家,北美地区全部实现婚姻平权。

前几天网上传得正火的也是蔡康永谈“出柜”。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5月05日 23:23

《闯入者》:谁不会老去,谁不曾年轻

《闯入者》:谁不会老去,谁不曾年轻

当我看到“不能为导演的情怀买单”这样的标题的时候,我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了。我还是必须走进影院看看这部有关“工人”的电影。谁叫我是工人的后代呢。

网上搜了一下,家附近的影院没有排片,交通方便的也就芳草地了。5月5日,早上10:40,我到达芳草地卢米埃影院,告诉服务生来一张10:55的《闯入者》。尽管是周二,VIP厅没有折扣,被告知原价200元,还好我有会员卡,最后收了我100元,说是包括一个套餐,可选饮料和爆米花。但一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4月26日 21:19

汪国真:我理解的才情是能把诗写得通俗易懂还能抓住人

汪国真:我理解的才情是能把诗写得通俗易懂还能抓住人

惊闻汪国真老师逝世,我找到朋友圈里的他,将他发的信息又看了一遍。是的,汪老师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,尽管我们也称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朋友。他在微信的个性签名是“白鹭”,总共发了五条信息。“大家都知道我写诗,其实我也作曲哦。收听请点击‘汪国真工作室官网’……”

与汪老师见面是在2013年的5月,一家湖南餐厅。当时清华大学蒋隆国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4月20日 09:04

我的故乡芷江

我的故乡芷江

前几日,一则新闻终于让人们知道原来“芷江”是接受日本投降之地!

我当然是从小就知道芷江有个受降纪念坊。那是小学春游、秋游的常去之处。后来有朋友来家乡,也必领他们去此处参观。对于陈纳德和陈香梅的爱情故事,也是从小听到大。

我虽后来在怀化上学,但是因为外公、外婆,爷爷、奶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5年04月16日 10:19

我们现在如此看重的“自由”也可能是让我们不那么快乐的原因

我们现在如此看重的“自由”也可能是让我们不那么快乐的原因

人生的课该上的时候总得上。

我此次悉尼之行最大的收获,不是蓝天白云,而是关于爱情。

N与L热情地接待了我和南哥。我早知道N与L是高中同学,彼此的初恋,最终步入婚姻。看他们的互动却仍觉得这是一对高中生嘛,哪里像相恋了15年的couple。我很喜欢听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12月23日 08:01

《中的精神》和《半生为人》

合上书的那一刻是极大的满足感。

这三天看了两本书,一本《吴清源自传 中的精神》,一本徐晓的《半生为人》。

吴的书,写得那么轻,在很多人看来应该是“大事件”的事情,他都白描似的说过去了,一位老者拉家常的口气,早已摆脱了激动、愤怒、懊悔、兴奋、失望等等此类情绪,淡得让你不得不产生更多的想象,去琢磨如何能找些关于那个时代、那些事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12月01日 20:28

乌镇理想

乌镇理想

木心《素履之往》的第一篇《庖鱼及宾》便讲:“地图是平的,历史是长的,艺术是尖的。”

“古典建筑,外观上与天地山水尽可能协调,预计日晒雨淋风蚀尘染,将使表面形成更加效果,直至变为废墟,犹有供认凭吊的魅力。现代建筑的外观,纯求新感觉,几年后,七折八扣,愈旧愈难看。决绝的直,刚愎的横,与自然景色不和谐,总还得耸立在自然之内。论顽固,是自然最顽固,无视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8月28日 19:38

情义台湾

情义台湾


 

飞机徐徐下降,一汪碧蓝的大海出现在眼前,我不由地想起了胡德夫的那首《太平洋的风》:最早的一件衣裳,最早的一片呼唤,最早的一个故乡,最早的一件往事,是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……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,最早母亲的感觉……

居高俯视,看到的是一片安详平静,依稀可见船只,我很难不去想象曾经的波涛汹涌。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7月25日 23:50

《后会无期》,关于人生这条路

搞得了气氛,看得透人生。韩寒的《后会无期》成了。

“《后会无期》真的搞笑死了!”影片看到一半,我忍不住发了一条微信给闺蜜。影片结束,《平凡之路》音乐起,我闭着眼默默让自己流了会儿泪。好吧,此前的笑点都是为了最后这个泪点。跟影片告别时,也要用力一点,不知道后会是否有期。

蔫坏闷骚有情有义,不羁率性还有些小清新。可能只有散淡到一定程度的人才玩得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7月14日 21:08

芮成刚:媒体人变“媒人”的陷阱

除了世界杯,这两天人们关注的热点新闻就是“芮成钢被带走”。无论芮价值观如何,专业水平如何,抑或是个人生活如何,记者成立公关公司,利用采访资源牟利这不仅是违背职业道德,应该算违法。当然,我国还没有正式的新闻法。但是这样的行为肯定属于新闻腐败。在当今中国,新闻与权力、金钱的置换、交易极为普遍,很多媒体人理所当然地做起了“媒人”。很多记者会骄傲地说“我认识某某领导”、“我跟谁谁谁关系特别好”。记者不以做了什么样的报道为荣,而是以采访过什么人、和什么人是朋友为傲。所以,有些记者不仅消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6月19日 10:07

愚弄至死:软时代

最早提出“娱乐至死”一词的是美国的尼尔•波兹曼。他指出,现实社会的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,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。“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,而且毫无怨言,甚至无声无息,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。”

笔者倒认为娱乐精神和娱乐内容并没有那么可怕,好的娱乐节目、报道同样能带给人思考、启发。比如最近在湖南卫视热播的《花儿与少年》。起初,笔者比较排斥,认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27日 20:40

来印度,找自己

来印度,找自己

5月26日晚,从苏州乘坐高铁回到上海,A先生与M女士安静地坐在位于南京路的希尔顿酒店房间里,观看印度新任总理莫迪的就职典礼。(关于A先生与M女士可参看前一篇博文)

5月27日上午,A先生与M女士与我电话道别,准备乘坐下午的航班经香港返回印度清奈(又称金奈Chennai,旧称马德拉斯Madras)。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24日 22:02

在印度最热的时候

在印度最热的时候

5月21日,小满。陪两位来自印度的朋友逛长城。我对八达岭有畏惧,所以选择了慕田峪。

车驶入怀柔镇,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A先生说“这里简直就像洛杉矶。”“啊!那个大名鼎鼎的L.A就是这样!”我心里嘀咕着,竟有些失望。此前,A先生和太太M女士已经无数次感叹“北京太漂亮!”“超出我的想象!”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23日 15:18

你当然可以不喜欢《归来》

作品永远是遗憾的,包括文字作品。

因为我写了一篇《张艺谋的归来之路》,让不少人认为我又企图将张艺谋请回“神坛”。恰好相反,我在文中结尾的用词是“公平对待”。我绝不会用“伟大”来形容这部影片,但是我觉得它还是优质的、深刻的、感人的。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22日 15:20

张艺谋的归来之路

“人或许还可以归来,但岁月不复归。谁对这岁月负责呢?冤无头,债无主,时代洪流中,人如泥沙。所以,根本无所谓对恨的追究。终究渺小,也终究伟大。爱不必相认,但可相伴相守。《归来》,一种对爱的最本能的坚守。归或不归都已不重要,那个盼和希望才揪人心、动人心。”张艺谋导演的新片《归来》,在笔者看来,成功于节制,所以本想很节制的表达一下观后感,写下以上几句,不做其他评论。可是影片上映后,倒张也成了一种时代风尚,且一些所谓的批判根本与电影无关,笔者又不由自主提笔多言几句。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