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14年08月28日 19:38

情义台湾

情义台湾


 

飞机徐徐下降,一汪碧蓝的大海出现在眼前,我不由地想起了胡德夫的那首《太平洋的风》:最早的一件衣裳,最早的一片呼唤,最早的一个故乡,最早的一件往事,是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……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,最早母亲的感觉……

居高俯视,看到的是一片安详平静,依稀可见船只,我很难不去想象曾经的波涛汹涌。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7月25日 23:50

《后会无期》,关于人生这条路

搞得了气氛,看得透人生。韩寒的《后会无期》成了。

“《后会无期》真的搞笑死了!”影片看到一半,我忍不住发了一条微信给闺蜜。影片结束,《平凡之路》音乐起,我闭着眼默默让自己流了会儿泪。好吧,此前的笑点都是为了最后这个泪点。跟影片告别时,也要用力一点,不知道后会是否有期。

蔫坏闷骚有情有义,不羁率性还有些小清新。可能只有散淡到一定程度的人才玩得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7月14日 21:08

芮成刚:媒体人变“媒人”的陷阱

除了世界杯,这两天人们关注的热点新闻就是“芮成钢被带走”。无论芮价值观如何,专业水平如何,抑或是个人生活如何,记者成立公关公司,利用采访资源牟利这不仅是违背职业道德,应该算违法。当然,我国还没有正式的新闻法。但是这样的行为肯定属于新闻腐败。在当今中国,新闻与权力、金钱的置换、交易极为普遍,很多媒体人理所当然地做起了“媒人”。很多记者会骄傲地说“我认识某某领导”、“我跟谁谁谁关系特别好”。记者不以做了什么样的报道为荣,而是以采访过什么人、和什么人是朋友为傲。所以,有些记者不仅消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27日 20:40

来印度,找自己

来印度,找自己

5月26日晚,从苏州乘坐高铁回到上海,A先生与M女士安静地坐在位于南京路的希尔顿酒店房间里,观看印度新任总理莫迪的就职典礼。(关于A先生与M女士可参看前一篇博文)

5月27日上午,A先生与M女士与我电话道别,准备乘坐下午的航班经香港返回印度清奈(又称金奈Chennai,旧称马德拉斯Madras)。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24日 22:02

在印度最热的时候

在印度最热的时候

5月21日,小满。陪两位来自印度的朋友逛长城。我对八达岭有畏惧,所以选择了慕田峪。

车驶入怀柔镇,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A先生说“这里简直就像洛杉矶。”“啊!那个大名鼎鼎的L.A就是这样!”我心里嘀咕着,竟有些失望。此前,A先生和太太M女士已经无数次感叹“北京太漂亮!”“超出我的想象!”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23日 15:18

你当然可以不喜欢《归来》

作品永远是遗憾的,包括文字作品。

因为我写了一篇《张艺谋的归来之路》,让不少人认为我又企图将张艺谋请回“神坛”。恰好相反,我在文中结尾的用词是“公平对待”。我绝不会用“伟大”来形容这部影片,但是我觉得它还是优质的、深刻的、感人的。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5月22日 15:20

张艺谋的归来之路

“人或许还可以归来,但岁月不复归。谁对这岁月负责呢?冤无头,债无主,时代洪流中,人如泥沙。所以,根本无所谓对恨的追究。终究渺小,也终究伟大。爱不必相认,但可相伴相守。《归来》,一种对爱的最本能的坚守。归或不归都已不重要,那个盼和希望才揪人心、动人心。”张艺谋导演的新片《归来》,在笔者看来,成功于节制,所以本想很节制的表达一下观后感,写下以上几句,不做其他评论。可是影片上映后,倒张也成了一种时代风尚,且一些所谓的批判根本与电影无关,笔者又不由自主提笔多言几句。

阅读全文>>